新華網重慶5月29日電(“中國網事”記者韓振 毛一竹)周卓(化名)是西部地區某法院刑事審判庭的法官。他歷經了人生的三次大考——研究生考試、司法考試、公務員考試,最終實現了法官夢。但近期,他卻選擇辭職。是收入不高、壓力太大,還是有其他原因。面對記者的疑問,他講述了自已放棄法官夢的緣由。
  法官是我的夢想 收入低不是辭職關鍵
  我從小就夢想做一名法官,所以高考時考取了國內某知名政法大學學習法學,並讀取了碩士研究生,接著又順利通過國家司法考試和公務員考試,進入法院刑事審判庭,負責審理刑事案子。
  相對於民事案件,刑事案件因涉及人身自由權和生命權,社會關註度更高,這就要求法官的業務水平和責任感要強。但有的當事人在三番五次調解後,還是不理解我們的工作,甚至上訪鬧事。
  最忙的時候,我一個月要審結30個案子,尤其在年末,因為法院有審結率的考核,大部分法官都會加班,加到晚上十點多是很正常的。
  雖然工作任務繁重,工作壓力大,但收入卻不高。我工作了三年,目前每月收入3000元左右,除去日常開銷,基本存不了錢。像我這種學歷較高的法官,參加工作時就二十五六歲了,現在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很多人都只能貸款買房,但每月還了房貸,工資便所剩無幾;如果再遇到同事、朋友結婚“出份子”,就會入不敷出。
  我當初選擇做法官,並不是衝著高收入,而是為了實現自已神聖的法官夢,只要基本的生活得到了保障,其餘的並不貪求。
  人際關係複雜 處處受排擠
  單位的人際關係複雜,處處受到排擠是促使我離職一個重要原因。我們單位內部有各種各樣的小圈子,稍微說話不謹慎,就可能得罪人,平時要投入很多精力去處理工作之外的各種關係,讓人感到很疲憊。
  我所在的辦公室有5個同事,我的身份是公務員,而其他人是“臨聘人員”,沒有經過公開程序和崗前考試,沒有編製,都是通過關係進來的。比如,其中一位的親叔叔就是另外一個部門的領導。他們雖是“臨時工”,但除了基本工資和我不同,福利都是相同的。
  因為我們不是“一類人”,自然而然地,他們就形成了一個小團體,除了吃飯、聚會故意孤立我、排擠我外,甚至把自己該做的工作都推給我。我是新人,又是外地人,得罪不起他們,只有忍氣吞聲、逆來順受。
  如此氛圍迫使你必須花很大精力去應付人際關係,並且試圖成為他們中的一員,而不是花費精力在司法審判上。然而,他們這些天然形成的關係,不是你想進就能進入的,往往耗費心機,最終卻發現是徒勞的。
  看不到發展前景 感受不到職業神聖
  我之所以有法官夢,是因為其代表著公平和公正,但進來之後發現完全不是那麼回事,這讓我沒有了做法官的成就感和榮譽感。
  事實上,法官並不高大,也不神聖。在社會上,法官的收入不高,說話不夠硬。在單位內部,雖然法官是法院的核心,但實際上是“弱勢群體”。法院的內設機構如辦公室、監察室等,行政級別比審判庭高半級,加上法官工作和生活上的資源都來自這些部門,在其面前難免矮半截。
  此外,法官在公正公平決斷案件方面也往往力不從心。雖然我始終在用使命感和責任感辦理案子,但常常會受到外界因素干擾,出現所謂的“人情案”。比如,2011年伴隨著酒駕入刑,此類案件的數量急劇增加,有一些公職人員也觸犯了此類法律,走後門、托關係說情的很多,希望判得輕一些。而打招呼的人,往往都是法院內部的人,哪個都不敢得罪!
  法官當中,也有堅持正義的,但結果往往很慘。比如我們法院的一名非常優秀的法官,幾年前在處理一個案子時沒有聽領導的招呼,幫助弱勢群體說了些話,與該領導產生了矛盾,三次競爭領導崗位都失敗了。雖然每次群眾投票票數都很高,但因為領導強烈反對,就是不能提拔。馬上,他就要過了提拔年齡。
  說到升職,其實法官的上升空間非常有限。我作為碩士研究生進入法院,定級是副科,三年後轉正科,從正科轉成副處,就要開始競爭上崗。由於職位名額有限,競爭十分激烈。
  我們法院一個民商方面的審判庭,總共有20多名法官,今年出現副庭長空缺時,十幾個法官都滿足條件。他們就明爭暗鬥,明著拼實力,暗地裡拼關係,本來部門以前還比較和睦,現在同事之間卻有隔閡,正常工作都不好開展。
  在我們法院,你未能升職往往不是因為你不夠優秀,而是因為你上面沒有位子;或者是有位子的時候,你又過了提拔的年齡。再或者是有位子,你也恰逢其時,但是你沒有關係。
  正是這些原因,讓我感受不到法官的神聖,反而看到很多無奈和不公。當現實中法官的形象距離我的夢想越來越遙遠,我開始質疑自己的能力和夢想,自己是否還有必要再繼續為此而堅守。最後,我選擇辭職,做一名律師,畢竟還熱愛法律,雖然不能決斷正義,卻可以輸送正義,希望以己之長服務於法治中國建設。
(編輯:SN064)
創作者介紹

高鐵

fb20fbvea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