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5日晚,人人網上一篇《武漢大學素質教育講堂成員集體辭職書》的日誌剛一貼出,就在武漢大學引起了反響。
  這封源自該校品牌項目“素質教育講堂”主頁的辭職書,與一個小時前學校社聯網站的部長級幹部公示名單針鋒相對。
  信中寫道,日前學校學生社團聯合會(以下簡稱“社聯”)舉行的部長級幹部競聘中,共有6名同學參與了素質教育講堂(以下簡稱“素講”)項目部部長和常務副部長的面試,但是在校社聯網站上發佈的公示名單,當選素講部長的人卻並沒有從6名競聘人中產生。
  聯名發佈的辭職書中提出:“‘正義不僅應得到實現,而且要以人們看得見的方式加以實現’,在這件事中,公正不僅沒有得到實現,而且程序正義也被粗暴地踐踏。”
  辭職書的末尾,附上了該團隊50名成員名單,並羅列出主要負責人和下轄各個業務小組。
  武漢大學素質教育講堂成立於2008年4月,與櫻花詩賽等同為武漢大學社聯的品牌項目,是武漢大學乃至華中地區有影響力的學生講座組織之一,至今共舉辦191場講座,邀請的學者研究範圍涵蓋多個領域。
  連日來,這篇日誌在網上迅速傳播,轉載和點評不斷,各種猜想和質疑也隨之發酵,真相究竟如何?中國青年報記者對此展開了調查。
  換屆衝突
  五一期間,接到素講新部長產生通知的那一刻,素講負責人張宇(化名)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此人根本沒有出現在素講的集體面試中”。
  4月29日晚7點,武漢大學社聯第五屆第三任部長級幹部換屆面試在學校工學部大學生活動中心正式開始。
  武大社聯網站信息顯示,4月2日,武漢大學社聯新一屆主席團成員通過選舉產生。為儘快完善組織建設,決定面向全校同學招聘部長級幹部若干,招聘崗位包括素講部長等職位。
  素講部是這次換屆後新設立的部門,此前,素講屬於社聯社會活動指導部下屬的一個項目組,新任的領導者在規劃中,希望在素講原有職能的基礎上,增加“校級學生社團文化傳播、建設工作”。
  張宇說,此次校社聯的部長招聘首先需要報名競聘職位,但是素講多位參與競聘的成員瞭解到的情況卻是,新部長人選此前並沒有報名競聘素講部長的職位,也沒有參加素講部門面試。
  張宇對中國青年報記者稱,他曾先後找到社聯相關負責人,質疑為什麼選擇沒有走程序、沒有辦講座經驗的王強(化名),得到的答案是,“沒有為什麼”。
  此後,張宇打電話給社聯主席李萌(化名)詢問原因,李萌表示,當王強經過人力資源部的面試時,順便面試了素講;但素講的部長任命,要看分管副主席的意見,自己也沒辦法決定。
  認為結局已經無法改變,張宇稱,素講幾位負責人共同完成了這封辭職信,所有素講的組長均事先看過電子版的辭職書,還提出了修改意見。
  隨後,素講的5個組長分別給自己的組內成員打電話,通報情況,徵詢是否願意辭職,“電話中還專門說明瞭辭職之後可能帶來的不能證明這一年工作,沒有獎學金、保研活動加分等事項”。
  張宇表示,網上公開的辭職信關於“講堂全體在任成員決定集體辭職”的說法有誤,“最終兩位同學不參與聯名辭職,剩下50人全部參加。”
  辭職信中解釋了集體辭職的兩大理由:首先是“專業”。張宇等人認為,辦講座是一項系統工程,設計聯絡主講人、審查程序、申請場地、現場控制等多個方面,必須要由經過系統訓練的人來做,這些專業素質不接受一年以上的訓練幾乎是不可能形成的。
  而在素講部長的競聘過程中,校社聯沒有考慮參與競聘的在素講有過兩年工作經驗的三位優秀副部長,卻選擇了一名既沒有參與競聘,也沒有任何舉辦學術講座經驗的非專業同學。
  其次是“公正”。此次校社聯的部長招聘首先需要報名競聘職位,面試是分部門進行的,素講部的競聘也是和其他部門分開的。張宇稱,據瞭解,該名同學此前並沒有報名競聘素講部長的職位,也沒有參加素講的部門面試。
  5月5日晚,社聯的公示發佈不久,這封辭職信也放到了素講在人人網的主頁上,換屆中的衝突隨之浮出水面。
  臨時換表?
  5月6日,在武漢大學團委,中國青年報記者見到了校社聯新當選的主席和分管素講的副主席。
  在社聯提供給校團委的一份《關於社團聯合會素質教育講堂項目部》部長換屆情況的說明中,針對辭職書所述王強沒有報名競聘素講部長的職位稱,“與事實有差異”。這份說明的落款也是5月6日。
  說明稱,公示名單中的王強參與了社聯人力資源部的競選,併在競選報名錶中填寫了第二志願“素質教育講堂項目部”,主席團根據素講新的職能定位和未來發展的考慮,討論決定將王強調劑到素講擔任部長。
  該說明也表示:“社團聯合會是黨委領導下的校級學生組織的一個下設部門,非武漢大學學生社團。社聯對素講的定位不僅是一個辦高端學術講座的部門,還是一個致力於豐富校園社團建設的文化部門,辦講座只是職能之一。”
  對於這種調劑是否違反競選程序的質疑,社聯主席李萌對記者表示,雖然沒有明文規定,“但進行調整也是約定俗成的程序”。
  李萌還介紹,王強社團活動和獲獎經歷豐富,主席團討論後認為,王強更適合部長職位。而素講內部推選的人選李輝,被任命為“常務副部長”,具體做素講的講座內容,人選上並無不妥。
  她還向記者出示了一份當天部長級幹部競選信息表,上面顯示,王強選擇崗位中的確有人力資源部長和素講部長兩項。
  然而,隨後不久,有到現場觀摩的同學,給記者提供的一份在競選現場拿到的競選人表格,顯示王強的申報崗位信息中只有“人力資源部長”一項。
  這份表格中,其他競選人信息完全一致,兩份表格表頭名稱則有差異,王強名字後出現兩個競崗職位的一份為“2014社聯競選人信息”,出現一個競崗職位的一份則是“2014年度校社聯部長級幹部競選人信息表”。
  校社聯一位副主席稱,自己只看到王強申報兩個職位的那份信息表。
  他表示,是王強當晚到現場後發現人力資源部長競爭中有更強勁的對手,臨時加上了參與素講部長的競選,由於隨身攜帶了電子版,所以再次向秘書處進行了提交,“學生的管理沒有那麼嚴格,主席團也同意了這個改變”。
  社聯網站《關於招聘武漢大學第五屆學生社團聯合會第三任部長級幹部的通知》顯示,流程要求是,將報名錶打印後上交院(系)團委(直屬團總支)簽字蓋章後,連同獲獎、工作經歷證明材料,在4月29日中午12點前提交到社聯秘書部留存。
  對於為何會有兩份表格同時出現在競選現場,這位副主席表示並不清楚。
  這位副主席回憶,當晚,主席團成員就基本確定了部長人選,主席還專門問過大家對人選是否有不同意見,對王強任素講部長大家沒有人提出不同意見。這就意味著,更換報名錶信息幾個小時後,王強成為了擬任名單中素講部長人選。
  在記者的堅持下,這位副主席拿來秘書處存檔的《武漢大學學生社團聯合會部長級幹部競聘報名錶》,上面的崗位信息只有一項,即“人力資源部長”。
  王強向中國青年報記者回顧了參選的經歷。
  4月29日競聘面試19點才開始,人資小組安排在前,素講在最後一個。王強稱,當晚面試關於素講的問題,只被提了一個。
  既然認為人力資源部長競爭激烈,選擇了同時報名參加素講部長競選,為什麼不去參加素講的面試?王強沉默了很久,沒有回答。
  而對於在現場如何得知和判定對手強勁的疑問,王強同樣沒有給予回答。
  社聯在網站上公佈了他們的新的部長級人選之後,王強也隨即收到短信通知。此後不久就看到素講發佈的集體辭職書,“覺得心裡也挺不是滋味的”,“你還沒來這個部門當部長,人就全走光了”。
  風波止息
  幾天來,中國青年報記者親歷了這次風波中的多個場景。
  5月6日上午,在接到校內多家校園媒體的採訪要求後,素講選擇在學校工學部附近一家水吧接受了幾家校園媒體的集體採訪。
  由於這次風波,最近在策劃中的講座目前都已暫停,但張宇表示,即使不能繼續辦素講,成員也依舊是素講人,會繼續服務於學生,或者專心學術。
  在現場,一份關於校園媒體對素講4年前換屆風波的報道材料引人關註,但素講人對此不願多談。
  張宇等人說,素講不針對社聯整體換選制度發表看法,只是針對素講部長換任一事,認為需要有正當的程序和適合的部長人選。
  其時,中國青年報記者參與了旁聽,但張宇等人商議後拒絕了記者的採訪,“希望把事情控制在校內,如果社聯有回覆了我們再說”。
  5月6日下午,中國青年報記者見證了武大團委老師主持的社聯負責人和素講代表的溝通會。
  張宇提出的4個訴求在會上得到了初步認同:調整部長人選,從此前參加素講面試的6位競聘人選中產生;素講擁有自己獨立的人事權,可以獨立任命副部、部委,單獨招新;要求團委有直接分管素講的老師,可以直接對素講進行審批、指導;社聯要在其網站、人人主頁上發佈聲明,表示對此事的回應和承諾。
  雙方也協商,在此基礎上,素講也會發佈聲明,撤銷辭職書。
  張宇解釋,素講人不在乎部門的級別升降,目的只有一個,“一心一意做講座”。
  面對老師,張宇在離開時留下了一個意味深長的問題,“幾年後,當經歷這次風波的各方都離開校園,誰能保證類似的事情不再重演呢?”
  本報武漢5月8日電
  相關文章
  競聘就應公平公正公開
  (原標題:武大一社團集體辭職事件始末)
創作者介紹

高鐵

fb20fbvea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